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隨筆
老物件——蒲包
發佈時間:2021-03-15 08:42:59

餘書旗

編者按:淳安鄉村有好些老物件,很多是聽説而沒見過,也有一些是見了也不知其名,當然還有很多老物件如今已經很難見到……好在還有人記得它們。本報特推出“老物件”系列,讓我們一起跟隨作者去認識它們,並從另一個角度去感受淳安的風土人情、歷史文化。

説起老物件,蒲包算是一件有着特殊身份和時代記印的老物件了。

“謝墩人打草蓆,西村下湖人打蒲包”,這是家鄉汾口一帶自古流傳的口頭語,説的是汾口鎮謝墩村的村民歷來有編織草蓆的傳統手藝,而西村村、下湖村的村民則歷來有打蒲包的傳統手藝。

對於草蓆,沒有人會陌生的,相對來説知道蒲包的人就少了許多。蒲包,指的是一種用蒲草編織而成的編織袋,如手提包一般大小,平時可以用來盛放一些乾果乾菜之類的物品,掛在樓板底下不佔地方,而蒲包最主要的功能,則是“擔冷飯”。所謂“擔冷飯”是家鄉的方言,指的是出門帶乾糧,但出門帶乾糧的器具很多,有袋子,有籃子等,那為什麼會單單鍾情於蒲包呢?當然,這肯定自有它的獨到之處。

編織草蓆的原材料有兩種,一種叫蒲草,一種叫燈心草,當地人都統稱為“草蓆筋”。但無論是蒲草還是燈心草,都有食用和藥用的價值。蒲草的幼嫩部分味道清爽可口,老熟的根莖可以作飼料,而雄花花粉則具有藥用和滋補功能。蒲草也是造紙和人造棉的重要原料,而以前汾口鎮謝墩村、西村村和下湖村種植“草蓆筋”的主要作用,還是用來編織草蓆和蒲包。

務農的人一日三餐的用餐時間是沒有標準的,特別是外出幹活,得“擔冷飯(乾糧)”,什麼時候餓了什麼時候吃。當地人出門幹活經常用蒲包帶乾糧用,因蒲草本身可以食用,故蒲包可直接盛食物,加之蒲包透氣性能好,食物便不易變質,因此,蒲包也是以前吃千家飯的人最常用的盛飯工具,故“挈蒲包”一詞,以前專指吃千家飯的人。由此,還產生了帶區域特性的貶義順口溜:“百樣都學高(遍),到老挈蒲包。”用以指那些朝三暮四、看着碗裏想着鍋裏、什麼手藝都想學又什麼手藝都學不精的人,這樣的人,最後還得“挈蒲包”,此話雖糙但理不糙。

從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以後,手工編織的草蓆和蒲包漸漸地淡出了人們的視野,至近年已近乎絕跡。偌大一個汾口田園博物館也只收藏到一個,形單影隻,館主汪茂平有意再收集一個配個對,但幾年來卻難覓蹤跡,就是再新編織一個,如今會那門手藝的人也不多了。村裏阿春的孃家在下湖村,她説她馬馬虎虎還能編得起來,但到哪去找材料呢?因為早就沒有人種“草蓆筋”了。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